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孔子彩票”将中华文化颜面丢尽  

2010-02-04 16:27:00|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彩票”将中华文化颜面丢尽

 

○许石林

 

大逆不道的烂片《孔子》票房失败,我很欣慰啊!为什么我总是给电影《孔子》冠以“大逆不道”四个字?因为它不仅亵渎了中华文化中最优秀的价值,还公然对抗党的“十七大精神”——十七大报告中明确指出:要建设中华民族共同的精神家园,而《孔子》以追求票房为目的,急功近利地、巧言令色地用《孔子》反孔子。现在这部大逆不道的烂片失败了,我的确很欣慰!带着这种欣慰和幸灾乐祸的美好心情,我来评论山东发行的“孔子彩票”——现在的我,就是想用批评电影《孔子》的那种暴戾和愤怒的言辞批评“孔子彩票”,我都找不到感觉了。因为电影《孔子》的失败,我对当今中国人的文化素养是相当赞赏的,虽然我的赞赏不值一提,跟没赞赏一样,况且我已经很欣慰了嘛。

我的基本态度是:发行“孔子彩票”将中华文化的最后一点颜面丢尽了——假如我们还有一点儿所谓中华文化的话,这一回就真正丢尽了。这话不激烈吧?这是个判断,不带我的情绪。我批评电影《孔子》的时候,那才是情绪极端地激烈呢!网上有人说我是“反《孔》精英”——精英啥地谈不上,就是很卖力。为什么?我一贯的态度是,将孔子拍电影,不是电影好看不好看的问题,是这个事儿根本就不能做。为什么不能做?我早说过了,但是没有影响力就等于没说,后来我敬爱的韩寒老师他老人家说了一句话,影响力可就大了,他说:假如你认为孔子不是圣人的话,你的电影就不该那么拍;假如你认为孔子是圣人的话,你就不该拍这个电影。韩老师的话完全代表了我的意思。我先前也表达过这样的观点,“杯具”的是我人微言轻,所以后来我就只能发疯似地、唐吉珂德大战风车似地、甚至拉登式地反《孔》了。回顾我艰苦卓绝的“反《孔》战斗历程”,可以说,我从来没有为一件事儿这么豁出去过,这应该算是“狂”与“狷”的斗争——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胡玫他们想钱想得睡不着觉,至狂至妄地想票房,而我将自己微薄的狷介尽量放大,像个生了气的河豚一样鼓起大下巴,利用一切机会变态地用我“狷介”来对抗他们的“狂妄”。其实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这一点我很清楚,我没有那么自恋地认为自己能干成啥事儿。我敬爱的韩寒老师轻轻松松一篇不成文的小文,就将胡玫他们打得满地找牙——我很欣慰啊!

现在,面对“孔子彩票”,道理是一样的:你不能这样做。同一张彩票,你不能用孔子的名字。因为你用了“孔子”这个名字卖彩票,就等于把“孔子彩票”和“东坡肘子”、“万三猪蹄”相提并论了,是对“圣人”的亵渎,是对人类应有的敬畏之心的破坏。有人说了:你是儒者难道让别人也成为儒者?对不起,我绝对不敢说自己是儒者,那是有门槛儿的,我还没无知到那个地步。我是想啊:不是有那句话吗——什么思想是什么人集体思想智慧的结晶。在我看来孔子二字,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价值观,所谓“圣”就是对价值观的尊崇,而不是对血肉之躯的迷信。这个“圣”由孔子而起,其内涵包括孔子本人以前和以后所有丰富和发展孔子的儒家思想的人的统称,即孔圣人不是一个人,是两千多年来思想价值的精华、是集体智慧思想的结晶,它包括你我这样微不足道的小人身上偶尔散发出来的些微美好德行:比如,你在马路边拣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那一刻,你也圣过、你也孔子过;比如你买到了火车票回家过年,旁边有个人没有座位票,一路站着,你看不过眼,就一路和他换着坐,这一路,你也就圣了、你也就孔子了;比如你过年聚会喝酒唱歌玩得很高兴,回来一路哼着小曲儿“甜蜜蜜”,到了胡同口儿,才发现街坊有个人家老人去世了,有人在哭泣,你赶紧收拾起自己的“甜蜜蜜”,装作很稳重平静最好脸上还能带一点忧戚之色,匆匆而过,那一刻您也就圣了、也就孔子了;假如您是个手里掌握实权的干部,有人春节给您送东西了了——不是送礼,是送东西,当今中国很多人都不会送礼了,不知道啥是礼,以为送礼就是送东西送钱,您会很恰当地、“情信辞巧”地拒绝而不使对方难堪,让对方获得比给您送东西还踏实的心理安慰,尤其重要的是您不能在乎您的手下谁没有给您送过东西,这一个年过的,您也就差不多圣了、孔子了……

所以,圣人、孔子,这么对我们有用的美好的价值,我们怎么能用来轻薄地娱乐、浅薄地兑换成金钱呢?孔子并不拒绝金钱,他说了:“富而可求,虽执鞭之事,吾亦为之说了。”什么是可求,就是求之有道,因为“不义富且贵,与我如浮云”。挣钱要靠正当的手段,挣钱的过程也是实践和体验一个正确的价值观的过程。

有人这样说:你说孔子不能拍电影,那西方为什么拍过耶稣和那谁,连《孔子》的编剧陈汗也是这个混帐逻辑。这才是一种极其可笑的典型“西方中心主义”者和崇洋媚外心理,我用一句很粗俗的话斥责这种混帐逻辑和卑贱的崇洋心理:别人是禽兽的话,咱们一定要做禽兽不如才不算吃亏?现在我也用这句话评论“孔子彩票”。

现学现卖——刚刚看到一篇文章,说日本人对孔子的认知和情感,比我们多了许多敬畏,日本学者甚至推崇《论语》为“最上至极宇宙第一书”,人家也没有感觉传统的儒家思想阻碍他们的现在化进程。早在十七世纪,日本人就认为谁获得孔孟之道,谁就应该是文化的中心,那是针对中国南宋以后儒家的衰落而说的,言语中对儒家文化的原生地不乏鄙夷。现在,我看到“孔子彩票”这几个字,也许是自己神经质吧?我感觉人家又在耻笑咱们呢!

 

                                                       201024

  评论这张
 
阅读(1083)| 评论(1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