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杨争光应该获诺贝尔文学奖  

2010-04-06 12:15:45|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杨争光应该获诺贝尔文学奖

——从长篇小说《少年张冲六章》说起

 

○许石林

 

我曾经说过,我估计中国有百儿八十个作家够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资格。有人以为这是哗众取宠的话,也有人认为这是标题党。其实,你只要看看近几年获奖作家的作品,就知道我的这个估摸(不是判断)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这个话把人们心中的成见,即对诺贝尔奖的成见、也可以说是盲目的崇拜给破坏或者骚扰了,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安和反感。试问那些不安的人,有多少人真正认真看过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奖作品?看了多少?

我的这个估摸,来自于对比,将诺贝尔奖获奖作品与中国作家作品的简单对比。类似那个大学中文系里开的什么比较文学——我觉得“比较文学”这个词儿纯粹是为了混饭吃创造的,文学就是文学,比较个啥?比较是文学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从文学中分出比较文学一门课,照这么一缕一缕地切分,这个文学那个文学地,最后就没文学了。文学在我看来,是不值得深究的,当然文学里面的东西是很深的。比如去年获奖的那个作家勒克莱齐奥的作品,我感觉就不如当代许多中国作家的作品,这话我去年都说过了。看了当代作家杨争光的新最长篇小说《少年张冲六章》,我就认为对我来说,《少年张冲六章》比勒克莱齐奥的《乌拉尼亚》好看。

其实不该这么比,要比就跟同类型、相近题材的比。比如刚刚去世,引得中国许多人真不真假不假地伤心悼念的美国作家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比。要是把《少年张冲六章》比喻为中国版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从一个作家的虚荣角度讲,杨争光未必乐意,但是,不幸的是,谁叫我看过《麦田里的守望者》呢?就这么想起来了,也不愿意做更多的细化对比。杨争光对此要是郁闷就让他郁闷去。

我更愿意将《少年张冲六章》看作是“关中版”的《麦田里的守望者》,我这么简单地将两部小说拉扯在一起,是不够严谨的。只是说,前者让我想起了后者,仅此而已。在我这个关中人看来,我更愿意读《少年张冲六章》,它写的就是我及我周围人的生活。我原本以为看这部小说会看得很快,因为它语言流畅,场景、画面感很强,故事的进程很多时候就是用对话推进的。这符合我看热闹、读故事的习惯。关键是它用的是关中方言,将那个陕西愣娃及愣娃的父亲写得很真实,那种人物场景的对话,几乎就是对关中地区生活的完整截取。

我读这小说读得慢,是因为读着揪心,我那些原本以为糊里巴涂地被生活湮灭的记忆,再也想不起来了,仿佛不曾经历过。被杨争光的笔一扫,才发现,昔日的困苦其实还在脚下,上面仿佛铺盖上了一层新鲜的麦草,他将麦草掀开,我才发现自己两脚依然站在泥里。面对这本残酷的小说,这本不帮助人做梦、专门给人扫兴的小说,就没法看得快。而那血肉黏连着的故事,又让我放弃不下。

所以《少年张冲六章》不是消遣的小说,也不是娱乐的小说。它是一种写少年生活,但中年心态才能接受并理解的小说。用一句类似文学评论的话说:是直接干预现实生活的小说。过去把这种写这种作品的作家,称为有责任心和使命感的作家,现在怎么叫,我不知道。想像一下,那个对中国现代作家提出整体性批评的德国汉学家顾彬,想必希望的就是这种作品。

人生下来,似乎少不了接受教育,但是教育这种方式和内容,是否适合所有的个体生命?少年张冲的父母希望儿子能按照社会规定好的模式,即接受学校教育去追求未来的人生,但是他们自己却无时无刻不糊涂地如被割去脑袋的蛇一样,在生活的坎坷中盲目地蜿蜒挣扎着。少年张冲的“没出息”和“烂泥糊不上墙”,为什么没有让他泯灭生命中珍贵的禀赋或者说残存的天性?他那残忍的打抱不平的行为中,抛开法律的概念,是否闪烁着人宝贵的品质?小说是不给答案的,但分明是有答案的。你不能说张冲是流氓,也不能说他是英雄。少年张冲就是让关中许多家长头疼的儿子,那种少年生命的成长,是将父母的眉头挤压再挤压成永远展不开的皱纹的过程。挤压和被挤压,构成了中国人的生活。所以,我说读这小说,让人揪心。

正如当年美国有些读者对《麦田里的守望者》的反馈意见中,认为小说中的语言充满暴力和脏话一样,《少年张冲六章》中也充满着乡村俚语俗话、脏话,这些方言将小说的情景感、画面感和现场感增强了,但无疑会缩减小说的阅读面,方言使文学更加纯粹,但同时使文学增加了语言的障碍——这正是文学的难题,也是文学的本质。

如果说用文学为社会增加一个思考话题、用文学表达对人生困惑和迷惘以及对这种迷惘的迷惘,《少年张冲六章》在这个娱乐时代,则符合那种几近灭绝的文学理念。

再回到前面的话题——中国作家得不到诺贝尔奖,已经成为中国公众关注诺贝尔奖的一个习惯,对这种得不到的批评以及由此生发的种种复杂心情,也成为习惯中的习惯。为了这个一年一度的过山车式的集体习惯,您要是说谁能获奖,首先是对人们那种习惯的骚扰和破坏,很多人会骂的。这回我推荐杨争光,希望诺贝尔文学奖评审机构和有关人士能够关注到他。他当然不像我说的这么简单。有的人一听这话,肯定会骂我,只是麻烦您的反应别太快,世上的事儿,凡错无不因为急,您在骂我之前,先看杨争光的小说《老旦是一棵树》、《从两个蛋开始》以及这部《少年张冲六章》。

 

 

                                                              201046

  评论这张
 
阅读(7290)|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