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22:你才史诗呢!  

2010-05-25 12:06:02|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22:你才史诗呢!

 

○许石林

 

司马懿出场了——这个可以有!正常人都能发现:我才是编导的知音呢!我从不要求你按照历史编导,你按戏的常识、按照情理编导就行。所以,司马懿这么快出场,我看行!编剧嘛,吃尼龙丝拉网兜——一肚子就是编。应该的。

但是,如果换了俺做编剧,就不这么拉——啊不!是不这么编。怎么编?俺不告诉你。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22:你才史诗呢!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俺能告诉你的,是你要对扮演司马懿的这个演员倪大红多多关注,他的表演是非常好的。他的戏可以不多,好演员不用太多的戏,甚至有意不要太多的戏,也能将其表演功力展现出来。我对倪大红的担忧,跟对聂远的担忧一样,担心他们会多说话。现在,尤其担心倪大红会多说话,因为雷词儿不断,会折损他的表演魅力。不信你看,他的表演,善于以静制动、以简胜繁,在几乎“零表演”的时候,才能显示他的功力。曹贼和他搁在一块儿,比如他和曹贼同车而眠,一路车震,曹贼 “杀猪腔”吼叫,表情故意夸张抢戏,他从容应对,或闭目安眠,曹贼把手都搭在他背上了,他一动不动。曹贼的动作大、话稠,但是越闹腾越忙活越干巴轻飘,他的动作小、话少,但他在与曹贼同时出现的镜头中,他是焦点,他重,两个人的戏,对比很明显:一头沉。

看看:别看我在这儿损品《新三国》,我敢说,只有我,才能给《新三国》说公道话。这就是我损它的雄壮底气。就像爷爷骂孙子,那是因为爷爷最懂得爱孙子不是吗?

骂三国,成为这些天来许多人的娱乐。骂声多了,媒体问《新三国》导演高希希怎么看观众这些骂,高希希说:“我早知道新《三国》拍出来绝对不会平静。作品我们已经很努力做出来了……我本来就是在做一个好看的故事,而不是拍一部历史剧。”他还说自己所拍三国是“大事不虚,小事不拘。”

高导还有别的话,这儿就不再引用了,留着以后慢慢地损他,就这两句已经够恶心的了,再引用,我担心读者会给恶心跑了。

努力做什么管什么用啊?我不愿意努力,过几年还要拍一部好看的三国戏才牛呢!上次我在上海京剧院,给花脸演员安平说:你要让那些会读书、读书多的人给你写戏,谁写戏跟玩儿一样,剧本一定错不了;相反,谁吭哧瘪肚地费劲写,写得越辛苦,戏越不好看。

你努力了,还拍得这么恶心,证明您还不够力,说明“屎克郎支桌子——力小负重嘛。

你说你拍的是一个“好看的故事”,好看在哪儿?自己说好看,就跟自己卖西瓜说包甜一样不靠谱儿,到啥程度才算甜?好看就是现在这德性?你说你拍的不是历史剧——神啊!谁都没有能力拍历史剧,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历史不历史的剧,别拿历史说事儿。再说,神经病才指望戏就是历史呢!谁爱看谁看,反正我不看。戏就是戏,给戏前面加上浇头和前缀,都是营销的伎俩,就像你加在《新三国》前面的“史诗巨制”一样,就是插标卖首嘛——高希希这回有个贡献,就是彻底将“史诗”两个字从影视界里透支净尽了,今后影视界任何一位发育正常的编导,只要脑不太残,就应该尽量躲着“史诗”两个字,这两个字这回被《新三国》用来插标卖首,一下子给这两个字做了变性手术,今后骂人:你丫太史诗了吧?回骂:你丫才史诗呢!中国电影这几年推出过好几个导演,都“史诗”过,其脑残历史,以《新三国》断代,称“史残时期”,像约翰吴(宇森)之流,是“史残时期”的代表。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戏的精髓在细节,细节弄好了,戏就好看了,因此有人将啥是戏简单地总结为:戏就是细。

而高希希说他“小事不拘”,说这话,企图文过饰非,其笨,真有约翰吴(宇森)的风采啊!

看戏就看细节,说实话,高希希导演的《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好就好在细节好。说到这儿,我很痛心:我真不希望《新三国》是高希希导演的,他那两出戏《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堪称典范,有的地方,我曾经夸过“简直可以当作戏曲里的折子戏,反复欣赏”。对高希希,我一直……我……我“爱死他啦”!谁想到他会露这一大怯哟!我真想用他的《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当鞋底子,抽他。

这两集的明雷不多,戏像泔水一样,还不如有雷。曹贼哄许褚别哭了,“笑一个”!这不是雷,这是恶心。曹贼做中途休整的动员报告,拿杀猪腔做鬼子调,我当时想:干嘛这么费劲呢?直接切进来一段当代商业培训讲座不好吗?

戏如泔水,不好看,就是没有动人的细节。曹冲这个孩子耍小聪明的戏好看,就是小细节好。

还有个细节:荀彧在许昌虚张声势迎接曹贼回来,以迷惑西凉马腾。有人去老荀处汇报啥问题,为了表现老荀的焦虑和担忧,配了古琴音乐,镜头再过来,是老荀在弹琴。琴曲虽然短得只有十几秒,俺都听出来了:这是南宋郭楚望所作《潇湘水云》。

好多年轻人不喜欢俺这样挑剔。你给他说一个小知识,他不接受,还厌恶你,说你卖弄。俺就是卖弄,咋啦?逼得俺非这样说不可。不指出来,会“先入”年轻人。为了不让这个雷“先入”年轻人,俺就卖弄,你再说俺卖弄,俺就说自己“史诗”了,怎么地?

 

                                                2010524

  评论这张
 
阅读(177511)| 评论(19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