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9:乱搞男女关系  

2010-06-19 11:32:43|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9:乱搞男女关系

 

○许石林

 

读者“橙子”给我发来邮件,问我,他说他不理解《新三国》几个问题,如为什么荀老头突然站到曹贼对立面去了,他不是帮曹贼做了很多坏事,是曹贼的主要谋士,“为什么他快死的人像突然明白了似的”?他也不理解孙权为什么孙权会借吕蒙之死树立自己的威信,他还不理解陆逊出场没有做任何背景交代等等。

我回答他说:我也不知道。您问我啊?我问谁去?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9:乱搞男女关系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我从大约80集后就没认真看,随便都能找出一大堆毛病来,那毛病多得我写都写不过来,有人还说我这是吹毛求疵——《新三国》的疵还用吹毛吗?他本身就是个巨无霸疵!你要觉得我是吹毛求疵,那就是您久在疵中,在疵胎中孕育并诞生于疵中、成长于疵中而不知疵也!

您看诸葛亮每次弹琴,弹的都不是琴,而是另一种乐器,但配乐却是琴声。“孔城计”那场戏,陆诸葛居然对手下说:“取我的古琴来!”——陆诸葛这一句话就告诉观众,他一直活到了清末民初!为啥呢?因为大约百年前,琴才被称为古琴,以前都叫琴,说琴就单指现在所说的古琴。后来因为乐器逐渐多了,尤其是西洋乐器不断引进,这琴那琴地,为了有所区分,才将琴叫古琴。现在许多琴人仍然只说琴而不说古琴——我这不算是吹了谁的毛吧?这还用吹毛?您以为您的毛有多高多长,茂密如森林?能掩盖住这么大的疵?

“橙子”说他不理解《新三国》的许多东西,我不理解的还多了去呢!比如我不理解为什么曹家的儿子娶了曹家的女儿,即兄妹或姐弟婚配了?——您还记得诸葛亮初次北伐,魏主曹睿听说了,慌张之中,叫他的三叔曹休和四伯曹真前来商议——您瞧瞧这“三叔四伯”的,多乱呐!不知道老曹家是怎么论辈儿的。三叔四伯最终商议派夏侯驸马去迎战——要是单纯说夏侯驸马倒也罢了,天下姓夏侯的不止一家。问题是他非要说是夏侯驸马此去迎战蜀军,必会血战,为他父亲夏侯渊报仇。这夏侯渊当年死战汉中的时候,曹贼不救援,但由衷地赞叹:夏侯渊真吾弟也!曹贼没说错,夏侯渊是他的族弟——曹贼本是阉宦之后,阉宦哪儿能有后?曹贼是野种,是曹姓阉宦从夏侯家买来的孩子,所以跟夏侯家是一家。按照《新三国》的安排,曹丕的女儿嫁给了夏侯渊的儿子,所以称夏侯驸马。问题是,你可以简单一点,就说让夏侯渊的儿子迎战蜀军,抱着为父亲报仇的雄心即可。非要说是夏侯驸马,不就是要说明老曹家为了皇权巩固,又用生殖器连了一张网——其实曹家跟夏侯本是一家,就在一张网上,莫非是嫌本版太陈旧,需要扩容升级?

《新三国》里面,尤其曹魏,有许多这种乱搞男女关系的事儿:魏主曹睿的四伯曹真屡打败仗,曹睿斥责曹真,让曹真带着曹真的儿子曹爽一起去前线。后来曹真又败了,兵权又回到司马懿手中,曹爽回去见曹睿,秉告说:“陛下,家父托儿臣向陛下请命,想要再次出征……”您看,这曹真的儿子变成了曹睿的儿子,口称“儿臣”了。

难怪曹睿快病死的时候,把“亲儿子”曹爽招到病榻前说心里话:要试验司马懿,甚至要除掉司马懿,到底是亲骨肉啊!

这些,您也该不会说我在吹毛求疵吧?这个疵还用吹吗?

有的人说:不就是一电视剧吗?干嘛那么较真儿?也有的说:不就是娱乐吗?那么认真干嘛?

这是个电视剧,但据叫卖者说这是一部“史诗巨制”,您在看史诗的时候,如果还能容忍这么大的疵,如果还把这个疵叫做瑕疵,那您的口粗得还不如一头驴呢不是吗?

这是娱乐不假,问题是娱乐不是淫乐,既然用史诗来娱乐,就不该带着这样的疵娱乐不是吗?

再说,您要是不在乎一部“史诗巨制”带着这些数不胜数的“瑕疵”,那您就不应该计较“三鹿”掺和了“三聚氢胺”、您也不应该计较建筑质量不合格的校舍,不是吗?

我尤其注意到某自称在香港某大学读博士的80后脑残给我的留言,他一直力挺《新三国》,说《新三国》纵然有瑕疵,但还是拍得好,他和他的同学都觉得拍得好。博士生撮堆儿地脑残,这种事儿也是不奇怪的——记得上世纪八十年代吧?也就是这些脑残博士生还是精和卵或刚形成受精卵或胚胎的时候,台湾报人张继高先生就曾写过一篇文章,谈彼时博士的人文修养缺失的事儿,说朋友对其女儿新交的美国博士男友人文修养极度匮乏的失望。张先生由此挥发议论,谈得很好。其实张先生就是想说某些读了博士的主儿仍然是没文化的!那些没有人文艺术修养的所谓博士,不过是古代类似“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即尽管读了所谓博士,因为没有人文艺术修养,只不过是类似古代的贱役,读了博士,往好处想不过是贱役中的良工而已,有啥可炫耀的?即使是读所谓文史哲和艺术专业的博士,但是将文史哲艺读成匠作,毫无读书人的风骨良心气节,无起码的审美水准,就是知识越多越反动的绝佳案例,更加可恶!“士先器识而后文艺”,博士之见识如此鄙陋,还亮出博士的烂安全套,恶心谁呢?

我这儿还真不是有意刻薄一个博士生,因为博士生拿读博说事儿,况且社会大众对博士普遍有一种比较高的认识和估量,您不看好多贪官胸无点墨却都是博士和在读博士?我就不信邪!之所以要在这儿拎出一个博士说事儿,是因为“博士”两个字会对他人有影响,我要狙击他的这种坏影响。就像狙击《新三国》一样,让那些对博士有崇拜的人清醒一下:博士中有更多的蒙事儿的,越是包装得光华耀眼,越要怀疑。

 

                                                                            2010619

  评论这张
 
阅读(62141)| 评论(1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