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1:我的大心眼儿  

2010-06-03 11:28:18|  分类: 时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1:我的大心眼儿

 

○许石林

 

马腾想问题太简单,做事不严密,结果事败被杀。马腾的事儿又坏在一桩偷情上——为什么说“又坏在一桩偷情上”?您还记得吗?那谁和太医谋杀曹贼的事儿败露,也是偷情的小厮告的密。这回马腾的内应黄奎的小老婆和黄奎的小舅子苗泽偷情,黄奎本来也没碍着他们什么,但是苗泽色欲大开,给啥好处都不要,就要黄奎那个小妾香君,结果把黄奎给告密了。《新三国》用的手法是“老太太骑驴——姿势一顺顺”,没新花样儿。

那个管不住小老婆的黄奎经不住挨打,结果连南虹酒店的总经理都供出来了。

 

接下来,就是整个《新三国》也许反动浓度最高的戏,大张旗鼓地张扬那种不要脸的价值观——

司马懿训斥曹丕:“还有一件事儿我要告诉你,在这个世上我最敬佩的人是丞相,不管丞相如何待我,都动摇不了我对丞相的忠心与敬佩!”老贼说到这儿,声音都模仿起了“杀猪腔”,可见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粉丝的力量是强大的。

曹丕说曹贼派许褚抓他来了,曹丕说许褚:要是曹贼发话,许褚会像个机器人一样把自己父母的脑袋砍下来。我当时想到一个人,一个被当今的老板们爱得要死的人——那本至今仍火爆畅销的伪书《把信送给加西亚》中的男主人公、“机器人”罗文。有关这本伪书的一切,请查阅我最敬佩的当代记者之一郭宇宽先生的文章《一个美国雷锋的故事》。郭宇宽老师在这篇文章中,揭露了这本伪书是如何变出来的,分析了这个机器人似的“美国雷锋”罗文是如何放弃基本的人性,去完成一件根本没有的事儿的。总之要告诉你,《把信送给加西亚》是如何骗人的,凡是鼓吹这本书、以这本书忽悠自己员工的老板,都值得你们怀疑,也值得你们举报。我在这里突然走题,是想告诉那些读书不多、整天被人家用这培训、那培训折磨的年轻人,你们要学会动脑筋、懂得判断,而会动脑筋、懂得判断,就不应该把淫乐当娱乐,吃《新三国》这种烂娱乐大餐还津津有味。许褚在曹丕的描述中,就是曹贼手下的一个机器人杀手,六亲不认。而六亲不认,正是当今各种各样的狼性培训所努力要灌输给你的。“杯具”的是狼也许还认六亲,或者不认六亲也认个一两个亲吧?但是人,一旦狼性化,就啥亲也不认。而这就是《新三国》正在给你输出的价值观——

曹丕眼看机器人许褚就要来, 吓得要命——这个演员演得真好!那个胸怀大志的司马懿给了他保命的两个字:赖、诬。并且掰开揉碎地讲给曹丕听,其实是给观众听,更是讲解给导演说的他心爱的目标观众90后年轻人听。告诉90后:一个人要追求成功,不顾廉耻;这个世界只看成败,不问是非。上世纪初教育家杜亚泉先生的所有担忧,即便是与杜先生咄咄辩论的新青年陈独秀、朱光潜等人,也不会宣扬这种价值观,而在今天,用一部号称“史诗巨制”的95集电视连续剧《新三国》公开大肆宣扬了。

这种极端反动的价值观,在曹贼的整个成长历史中,时时有所展现。曹贼审讯自己的儿子,用的也是诱供和“钓鱼执法”,最后用棋子玩天意,将无耻推向极致。曹丕脱险保命成功后,导演仍不满足,还要让老贼司马懿再深一层地为观众解读:能成大事的人,就要学会死不认账,“因为丞相自己就是一个敢赖、会赖、一赖到底的君王!”

老贼司马懿之无耻,穿越一千多年的历史,鲜活地站立在今天的电视屏幕上,充当了狼性培训的高级讲师。

而《新三国》所让换的这个英雄、那个英雄,与曹贼的价值观相比,都是痴傻呆瓜之人——你看曹贼最痛恨打仗逃跑的将士,但是他被马超杀得一路逃跑,脱红袍、割胡须、最后扯了块布包住头,活脱一个《地道战》里偷地雷的!

这就以实际行动、用一个行为艺术,实践了他不要脸、只要活的价值观。

许石林损品《新三国》第31:我的大心眼儿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昨天有个自称是认识我的人给我留言,善良地劝我:写东西说话别太刻薄,以免得罪人。我知道这话是为我好。可是这话让我恼火了足足10秒钟!我这儿正干一件大事儿呢,您捣什么乱?

啥叫刻薄?你看俺刻薄,可俺觉得自己很厚道。你别光看俺的小心眼儿,你要看到俺的大心眼儿——杜亚泉先生在近一百年前,为中国呼吁这样的年轻人:努力掌握知识、潜心社会事业、关心国家前途、有道德、有觉悟、不浮躁、讲实干。这是先生所希望的中国的新生力量。而一个让《新三国》这样的东西泛滥的社会,能出这样的年轻人吗?这就是我的大心眼儿。

啥叫刻薄?做事刻薄才是真刻薄,写文字说话言辞犀利远远算不上什么刻薄,技之毫末,德之糟粕而已,我自己很清楚。我不迷恋写东西,随时都能洗手不干!我本来就不想干。

不习惯写东西说话刻薄,难不成您习惯那些好话说尽坏事做绝的?

要说刻薄,《新三国》才刻薄呢!它把观众都琢磨到家了,知道你要啥玩意儿,就给你啥玩意儿,还买一送一,知道你要娱乐,还送你淫乐——无节制、无底线的娱乐。它用淫乐的刀,把你都刮刻得薄薄的了,你都产生了对它的刮刻依赖症了,我在这儿好心劝阻,担心再用力一点儿,你就给刻漏了不是吗?

再说了,《新三国》不是老嚷嚷谁谁谁成大业、成大事儿吗?我等着成大事儿的包容我、接受我呢!小鸡肚肠的,想包我连门儿都没有,趁早滚远点儿!被你包容?不是把你肠胃刺穿,就是俺被憋闷死了。

——不行!这一篇写得太正经了,不够损。

俺在这里跪求哀告:俺弱智求损啦!

 

                                                              201063

  评论这张
 
阅读(98440)| 评论(1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