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2010-09-10 09:42: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许石林

 

我们那儿的话和广东话一样,将“苋”读“汉”,声调不同。所以我看见楼下小菜铺里卖冬寒菜,就知道应该是冬苋菜。冬(寒)苋菜上市的时间短,菜铺里进货也不多,所以买的人不多。我印象中用其代替生菜,切丝,做菜肉粥,味道不错。应该是可以烫火锅的,但没有试过。

冬苋菜就是古代所说的葵,诗中有“青青园中葵”、《诗经》里说:“乐只君子,天子葵之”、《仪礼》也说“夏用葵”,可见葵即冬苋菜在古代很早就是重要的蔬菜,甚至说它是“五菜之主”,地位相当高。古人认为用葵做的菜干即葵沮招待客人都是很高档的。我们老家在唐代因埋葬睿宗、玄宗等皇帝,被尊为奉先县,杜甫《自京至奉先县咏怀五百字》中有:“葵霍倾太阳”句,说明我们那里当时有这个菜。应该也随处可见。可是,现在几乎见不到了。据李时珍说明代前就已经由过去的种植,慢慢地种得少,再慢慢地没人种,变成野生的了,不多见了。原因是外来的蔬菜很多,人们选择多了,不知怎么地,就不种葵了,将葵这种曾经地位尊贵的蔬菜,流放到野外成为野菜。依我看,主要还是礼仪中不用这个菜了,逐渐影响到了人的日常食用。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葵,作为蔬菜,明显地非主流了。从人们尊崇的“五菜之主”沦落为野菜,甚至很多人不知道、不认识,再加上俗名冬(寒)苋菜一覆盖,就几乎完全退出了饮食界。我没有见饭店酒楼有卖这个菜的。

葵,就更多地活在中国古代诗文里,作为一种蕴含着美好寓意的符号却保存在中国文化中。现在有许多人还取葵字为名,不过一般人还以为是向日葵的葵。

葵生活在古代典籍和诗文中,像一笔丢失的钱款,偶尔会有人能拿到它的账号,但好像再也找不到密码了。

比如有个成语,不常用,都快被人遗忘了——

春秋时公仪休当了鲁国的宰相,《史记》里说他“奉法循理,无所变更,百官自正。”法为正法、理为常理,奉法循理倒没什么,必须的;至于无所变更,现代人就不理解了:不是说啥都讲究创新吗?您这儿无所变更,那政绩怎么能做得出来?或者政绩怎么能被看得出来?干嘛不嚷嚷颠覆旧法、破坏成法,先搞一套说词,把自己弄成一个锐意进取、大胆改革的名相,哪怕一将(相)成名万骨枯也在所不惜呢?现在许多国企老总不都这样搞吗?把员工折腾得要命,他自己博得名声后,扔下元气大伤的摊子,起身升职当更大的官去了。人家公仪休没有这样干,而是奉法循理,无所变更,不贪这个名声。虽然不说就是上古圣贤治理天下时所谓垂拱而治,但鲁国在人民的好宰相公仪休同志的治理下,“百官自正”,即干部普遍都是好干部,公务员队伍很廉洁公正有效率,社会风气也良好和谐。

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干部队伍?因为公仪休同志奉行的原则是“使食禄者不得与下民争利,受大者不得取小。”什么是大?就是国家给你的俸禄即工资,还有荣誉、地位即受人尊重的名器——这个名器就是“大”!这个大,不是指钱多,不是指占有国家资源多,不是指你能操纵的事儿多、你能摆平搞定的人多,而是指作为一个文明人享有的景仰与尊崇。

有两件小事儿,能说明公仪休同志如何做到“不与民争利”——一般来说,丈夫正派,妻子差不到哪儿去,所谓齐家,说的就是这个——那些家里人胡来,自己还说管不了的官,本身就不是好官,他没做到齐家嘛!公仪休同志那贤惠勤劳的媳妇儿觉得在家当官太太闲得慌,就自己纺织做针线活儿。有一天,他媳妇刚坐在织机前织了个开头,心里还盘算着第一块织出来的帛要给丈夫做个护膝什么——当官不得常跪吗?费膝盖呢!正想着,公仪休下班回来了,见老婆织帛,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拔出配剑,冲上去就把媳妇的织机一剑斩断了。又拿起斧子将纺织机劈了。断帛劈织机不说,他让媳妇立刻卷起铺盖走人,要将媳妇休了——公仪休的休嘛!您瞧这名字,就是为了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仪)而休了自己的媳妇。

媳妇觉得委屈死了,哭诉:人家好心好意地在这儿劳动,还想织点帛给你添加件衣服,弄个护膝什么的。你倒好,不领情,不表扬,还生那么大气、发那么大火!看来你是当了大干部,看不上俺这黄脸婆了,嫌俺丢你的人了。想当初你没当宰相的时候咋不这样啊?你耕田来我织布,你挑水来我浇园。每天早上天不亮,人家还想在热被窝里跟你多睡一会儿,你都不肯,非要把俺逼着下床洒扫庭厨,给你们全家做早饭。现在俺干点活儿你就嫌俺土气了?真是男人有钱就变坏呀!你不让俺劳动,难道让俺每天打麻将、逛街、旅游、买名牌、练瑜伽、上网聊天、做“非首”吗?你不觉得俺啥活都不干当官太太会空虚吗?……媳妇越哭越伤心,鼻涕眼泪一大滩。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公仪休不慌不忙将媳妇的娘家人找来,当着娘家人的面再训斥,不行就让娘家人直接把媳妇带走,不要了:你知道吗?我没当官的时候是老百姓,老百姓的本分就是劳动讨生活过日子,种地打铁做生意挣饭吃。所以才将你从天不亮的热被窝里赶出去干活。现在你不同了,你老公我当了国家的大干部,你成了干部家属即官太太,前两天国君不还赏赐给你一件花衣裳吗?你就是国家的命妇。这么尊贵的身份就不能再干活了,为什么呢?因为国家给我有工资,我养活得起你,你就不应该再干活了,也不用干活了。你要做就做点慈善事业、捐款慰问灾区群众什么的。你是个尊贵的人,尊贵是什么你知道吗?尊贵就是很多别人能做的事情,你不能做、不敢做、没必要做,尊贵就是受限制、放弃许多老百姓认为的好处和自由,尤其是主动接受限制,自己限制自己。而不是你到处给别的部门负责同志打电话,今儿帮这个办事儿,名儿帮那个要官、后儿帮谁又捞人……总之,你要尊贵,你要有官太太的派头和气度,可以说这气度和派头都是憋出来的,怎么憋?就是不做很多自己能做的事儿,自己守自己的纪律!你看庙里的神像什么都不做,大家都尊敬他,给他磕头又上香的,懂了吗?

媳妇似乎听进去了,点头的同时嘴里又嘀咕了一句:“我织点东西也能节省家用不是?又不是从国库里贪污的……”公仪休又生气了:你这蠢婆娘咋就不开窍呢?你想想你自己纺线织布,那国家就有一个纺织女工没活儿干了不是?再说,你这儿织了一小块布,传出去,人家说你要进军全国纺织业了,谁还敢和你竞争?谁都不敢跟你竞争的话,咱们国家的纺织业不就要萎缩了吗?同样的,你要是搞地产,那全国就有多少个地产公司要倒闭了不是?你要是搞能源,那全国就有多少个能源公司会垮了不是?其他连带的影响就不说了,没法估计呀!就说你这做护膝,今天你织一块帛给我做个护膝,明天副宰相的老婆又学你的样儿给她老公做个护膝,慢慢地全国的官太太都这样学着做,那我国的护膝业不就发展不起来了吗?那全国不就乱了套了吗?你呀你!你这个愚蠢的女人,你这是要坏了老子和国家的大事儿啊你!

公休仪越骂越不解气:你嫁给老子,觉得老子当了个宰相也还不如胡同那头住的煤老板有钱是不?谁告诉你当宰相就一定要有钱?当宰相是谁都能当的吗?煤老板不但我们这条胡同有,别的胡同更多。你要是羡慕煤老板的老婆有钱,花钱如流水,爽、威风,那你就去跟他过。那头小那头大你分得清吗?有句话说“无恒产而有恒心”,惟有士大夫就是我们这种有身份的人才当得起这种可贵的品质。这就是大!比如你作为宰相夫人,出席一个活动,那些煤老板的妻子穿金戴银身裹貂皮脖子上围个整狐狸皮也去,你一身普通的衣服往那儿一戳,那些女人见了,我看她们哪个敢抬头看你!非但不敢看你,恨不能自己立马儿变成紫貂或狐狸兹溜一声从门口逃出去你信不信?这就是国家给你荣誉和地位!这就是大,你舍大而求小,与普通人争利……我呸!多么卑贱的价值观!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老婆被骂了一顿,又老老实实承认错误,公仪休就罚她写了份检查,要检讨到灵魂深处,还给她改了几个错别字儿。

到了吃饭的时候,公仪休又生气了——他看见桌子上摆着一盘青菜:葵。就是冬苋菜。问:现在这菜多少钱一斤?他老婆说:这菜是咱家院子里长的……话没说完,公仪休就把碗摔了:你怎么能在自家院子里种菜呢?你在自家院子里种菜,不就有一户菜农的菜卖不出去了吗?快给我把它全拔了,要吃菜到超市里买去,还能帮助市民就业不是吗?

媳妇记得刚刚劈纺机的事儿,也就没再多嘴,怕再多嘴真会被休回娘家去。就乖乖地把院子里的葵(冬苋菜)拔得一根不留,还花钱请园林公司的人全改种竹子了。

就这样,在人民的好宰相公仪休的带动下,各级干部纷纷以与民争利为耻,以让利于民为荣,“百官自正”,干部们活得有模有样,虽然没有别人有钱,但官员们都很有官气、有派头,那种官气是一种正气和威风,那种派头是一种因自身公正廉明而流露出来的令人敬畏的风度。官员们普遍感到自尊和幸福,老百姓中再有钱的如地产大佬和煤老板,见了干部们都很恭敬,不敢得瑟,也不敢妄图巴结引诱干部腐败,普通百姓一点都不仇官,都敬官爱官,全国上下,从鲁国的几个大的网站如旧浪网、搜猴网、网二网和海角社区等活跃的网站统计来看,连愤青都几乎看不到了。

于是,公仪休就给世上留下了一句成语:去织拔葵。

到了汉朝,董仲舒老师对汉武帝说:官家(皇家)官府官员,不得与民争利,否则就是腐败,不合天理,不合“太古之道”——“故受禄之家,食禄而已,不与民争业,然后利可均布,而民可家足。此上天之理,而亦太古之道,天子之所宜法以为制,大夫之所当循以为行也。”

老师引用的就是就是公仪休的例子:“故公仪子相鲁,之其家见织帛,怒而出其妻,食于舍而茹葵,愠而拔其葵,曰:‘吾已食禄,又夺园夫红女利乎!’”

好了,现在回到现实——

葵,作为蔬菜,从被尊为“五菜之主”,作为祭礼的尊贵供品,被人爱护,有意种植,到慢慢地疏远厌弃,最终流放野外,成为一种野菜,中原地区农民还给它取了个更土俗的名字:猪耳朵。可见其沦落到何种地步了!

 

                                                                     201083

 

葵之沦落——古代当官的耻于与民争利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5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