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惜馀春  

2010-10-18 05:12: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惜馀春

 

○许石林

 

清末,福建人高驼子,背着一台留声机来到扬州。他在扬州闹市摆摊,有人想听,交两枚铜钱,就可将一根橡皮管子紧贴着耳朵,能听到蚊蝇一样大的声音。您别看高驼子的生意简直说不上是生意,但是扬州人爱休闲,看见留声机这新鲜玩意儿“麋集之”,高驼子“旬日后,积资数百千”。 

惜馀春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赚钱以后,驼子就不做听留声机的营生了。他将赚来的钱开了一个酒肆,取名:可可居。驼子特别喜欢跟读书人来往交游,但绝不抢读书人的风头。彼时扬州,处在清末风雨飘摇的破船上,读书人歧路徘徊,看不到国家和自己的前途。有一处稍微安心处,便诗酒消磨,倦鸟稍栖。有些年轻书生更是放纵狂态,拿瘦西湖上的船娘寻开心,结果被某太守以反“三俗”为名给查禁了——这不是“A片有马(赛克),报国无门”吗?书生们很郁闷。船家也不干了,到衙门申诉,要求返还生存权!太守不理。在扬州归养的老进士臧宜孙看不过去,不顾身份,领着船家去击鼓闹事,太守听说是老干部来了,慌忙出迎,并“率允其请”,答应了老同志的全部要求——维稳嘛!

像这种事儿,都是在高驼子的可可居传扬、酝酿并促成的。

高驼子不是扬州本地人,加上自己也爱和文人交往,每天只知道驼背干活,任由那些文人雅士聚会,诗酒唱和,胡说八道。高驼子对来人一律恭敬,对那些没钱的穷文人尤其恭敬,因为他们自尊心更强,脸皮尤薄。那些人吃饭喝酒乃至招待客人,没有钱,可以赊账。但是欠账的人多了,又都还不起,高驼子也不主动去要账。就这样,很快,活活地把个可可居给吃得支撑不下去了。

高驼子就把可可居酒肆关了,开了个仅有一间半面积的茶馆。驼子刚来扬州撂地儿听留声机的时候,自己树了一个布幡,上书:“春风馆”三个大字,取“春风风人”之意。这回关了酒肆开小茶馆,遂取名:惜馀春。除了茶,还卖一些简单的吃食,比如包子。扬州人现在引以为自豪的富春包子,其实是富春茶社的老板在高驼子的惜馀春“偷”去的,这包子原是高驼子将福建的做法引进到扬州,并改造了的。

高驼子从来不向人要账,他觉得文人们不是不给他钱,是实在没钱。惜馀春的名声越来越大,文人们聚会留连,地方太小,有一回将墙挤塌了一块,惹得凶悍的邻居找高驼子算账。驼子笑容可拘,任由邻居要赔偿多少就赔偿多少,“无怨言,无吝色”,你说咋办就咋办。

惜馀春最后还是因为文人们欠账太多而关门了。高驼子在扬州,几十年凑凑合合地过去了,他这样低头驼背地,却把儿女们个个都熬得出息了。高驼子死后,当地许多文人写诗悼念他。在扬州那堆积如山的万千风流中,高驼子的惜馀春在礼乐文明的尾声就那么不经意地出现在瘦西湖边。

高驼子的惜馀春,与两淮盐运总黄氏留下的个园相比,卑陋得不如个园的一块石头。黄氏当年奢华之极,单吃早餐的粥就有十五种之多,他跟他夫人吃饭,菜不是一盘一盘地上,而是一桌一桌地上,慈禧都比不了。然而,风雨沧桑,卑陋与奢华,尽付前尘。个园仍在吸引着世俗艳羡的目光,而早已身形泯灭的惜馀春,却将一段风流,深嵌在扬州的万千佳话中,供人在内心咀嚼。

驼子有大名:高乃超。

                                                                                                 20101017

  评论这张
 
阅读(98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