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会算账的80后国学家  

2011-07-12 12:46: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会算账的80后国学家

——推荐李开周和他的新书《君子爱财》

 

    许石林

 

我非常赞同山西大学国学院的治学理念,就是继承中国过去一贯的治学传统:由小学入经,由经入文史,后归于诸子。这种理念不是将国学按照文史哲等所谓学科分类,文史哲各学科又再分类,分类后又分类,没完没了,最后团巴团巴,凑成一堆儿,说是国学。看上去好大一团,其实还是各弄各的。对外称是国学院,其实内部不是一棵菜,而是剁成了细碎的散馅儿,连丸子都不是。后者的弊病越来越为人所发现并痛心,但是,一时还改变不了,要慢慢来。加上所谓的圈子保护主义,要吃饭嘛!所以,慢,还不是一般地慢,要很慢很慢。就这,依然是乐观的期望。

所以,如今看一个人国学义理讲得再天花乱坠,如没有过得去的小学功夫,总显得说话为文虚飘不瓷实,亦难免不洒汤露馅儿。话说到这儿就有点心慌,好像我自己懂得很多似的。没有,就这点儿皮毛,还是临时现挂的。

我说的这些感慨,都是在看一本书的时候产生的联想,这本书就是80后国学家李开周老师的《君子爱财》(上海三联书店出版)。

我必须说李开周是国学家,谁不服气可以去和他比划比划,还别忘了告诉我去观战。举凡儒释道,阴阳法,经史文学,乃至风水星相、打卦算命等等——别看不起后面这些杂学,康熙皇帝都感兴趣呢。这些你都可以和李开周比划。他这个国学家,是真正钻到古书里头,扎扎实实地从小学入手的国学家,不是只会宣讲义理的国学家。

您可能要问,80后的国学家?是不是太年轻了?没有!您如有这种成见,责任不在您,那是因为现在这种人太少,给一般人的感觉是活得长、年龄大,才能称家称大师。过去不这样,别的不举例,单说长江岸边一东一西两位刘先生:仪征刘师培、成都刘咸炘,都是大家或大师吧?他们在李开周这个年龄都卓然有成、享誉学苑了。成就比李开周大得多。而他们比李开周年龄稍长就去世了。所以说,称李开周为国学家,是不过分的。我背后都称他老师、大师什么的,还不是玩笑,是发自内心的。遇到许多问题,我懒得查书,就问他。比如我写《损品新三国》,很认真的,想知道茶在三国时期普及到什么程度、想知道汉末一个官员的收入是多少,都是向他请教的;我计算戏曲中两个明代的妓女苏三和陈三两到底挣多少钱,她们的生活是“想当初在院中缠头似锦”,还是“艰苦受尽”,都是向他要数字。

他会算账,他将一些问题的局部弄得很清楚——我不能判断他到底是不是真清楚,但是我感觉他的方法就是朝很清楚的地步弄的。他这种研究问题一定要算账的功夫是很吓人的。我一般读书,不喜欢看数字,遇到数字多跳跃过去不看,爱咋咋地。但是,看李开周的文字,不看数字不行。他的数字里面有故事、有道理。我还发现,看他写的数字,跟一般枯燥的数字不一样,不但能让我看进去,还可以玩味这些数字。我开始相信有人说“数学是艺术”这句话了。

《君子爱财》这本书,就全是他给古代名人以算账的方式写的一个个小传略。比如我读《孔子不差钱》这一章的时候,就感觉他跟以前普及型的介绍孔子生平行状的小书不同,那些书我也看了一些,如李长之、林语堂等的版本,差别不大。在李开周手里,孔子的一生被轻松清晰地算账算出来了。非有深入经史的深功夫,做不到这么生动鲜活的浅出。他得出的结论是:一个文化人、知识分子,重要的是人格独立,即君子不器,不做小人儒,而人格独立的前提是经济上要相对独立,要不差钱。否则,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很难很难。

这种见识到底新鲜不新鲜?独到不独到?各人有各人的认知。我觉得看他的书,经他一分析,不仅理解古人的许多事儿,还能使人面对今天的困惑,获得启发。我建议那些喜欢到处给人讲国学的人,您若没有时间下这些功夫,就把李开周的书当工具书,起码他给您提供了另一个看问题的角度。

读李开周的书,您在文字中能感觉到他掌握知识和拥有思想的那种洒脱和傲慢。我很喜欢这种傲慢,因为与他相比,我的确很慢。我在许多比我年轻的人的文字中读到这种傲慢,我都很欣赏。我觉得这是一种可爱的元气,我很羡慕。可是,您要是真以为他为人很傲慢,或者把他文字的傲慢当成真傲慢,那您就更要多读他的文字。其实他一点也不傲慢,读得多了,您会发现,他其实谦虚得无可比拟。您之所以初看他的文字感觉傲慢,那是因为“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

他阅读量惊人,又强记,所谓读书、涵泳、体认的功夫深,他写文章,有学术味,但不是您现在通常看到的所谓学术文字,只给所谓圈子里的人看的。李开周能化繁为简,深入浅出,我想像他的一些表达,会不会令一些专业人士感到难堪或尴尬?

吃好吃的鸡蛋,难免会想下蛋的母鸡;见了聪明懂礼、衣着鲜洁的孩子,难免有“见他儿女想他娘”之念,同理,读好看的文字,不免想到作者本人的生活等等。我仅就所知,略爆一点料,不一定准确:李开周现在蛰居于老家开封的杞县城郊结合部,基本生活就是读书、跑步、写作,经常到玉米地跑步、撒尿。他的房子、车,包括赡养父母、养育一双儿女,全靠他一枝健笔,如汪容甫“老弱之命,悬于十指”,却无汪之“俯仰异趣,哀乐由人,如黄祖之腹中,在本初在弦上”那么惨。就是说,他的收入都来自稿费,而且他的稿费很不低。不是说哪家媒体给他的稿酬高,而是他写得勤、量大、质量好,供不应求。那种算账的国学功夫,令他独步当今。他生活得很好。在这资源被细分净尽的时代,他喝口水都要靠自己,他有资格翻白眼、傲慢。

这种生活是要勇气的,一般人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敢轻易地抛弃那个让他也许恼恨之极的体制内工作。李开周的生活状态,很令端各种饭碗的人羡慕的原因,还在于他有一般人想像中的有“恨不十年读书” 的潇洒自由。这正印证了他给孔子算账得出的结论:人格独立的前提是经济独立。

 

 

                                                                            2011年7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9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