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稳坐绵山我永不移!”  

2013-08-19 10:25: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稳坐绵山我永不移!”

 

○许石林

 

《焚绵山》这出戏,马连良、奚啸伯都唱过,马连良的录音基本上保存完整,后经音配像,在电视上也播放过。奚啸伯的版本,我只见过一张剧照。

北京京剧院青年演员张建峰继承了奚派这出戏,是当今唱这出戏最好的演员,没有之一。这出戏的嗓音要求极高,基本上要用假声的位置真声唱,真假结合。尤其是那一大段“春草青青隐翠溪”,高亢明亮中,要有含蓄不尽的意蕴,通常那种浑厚苍老的老生嗓音听上去就很不过瘾。一般高音难有味道,但这出戏的味道一定要从高音中表现。

我和张建峰在清唱会上同台演出过一次,哪天他返场唱的就是《焚绵山》 “春草青青隐翠溪”,听我后很喜欢,后来就学会了。有人说,奚派的声腔过于雕琢,追求行腔的转化变换,为了变换而变换,过于穿凿,“文胜质则史”。的确有这个现象,单是《焚绵山》那一句“山高也有长流水”,其行腔,就能把一般人吓回去。可是,您想想,作为一个贵族的后人,一个读书人,奚啸伯唱戏纯粹是沉迷在戏中,让他唱没变化的唱腔是不满足的,他要自己唱给自己听,所以尽量在滋味中盘桓流连,外人听了,可能觉得变化太多,不好学,不易流传,但是,他这种读书人出身的演员就是这样。比他还走得远的就是言菊朋。

《焚绵山》这出戏,多年在舞台绝迹。令张建峰担心的还不是唱腔不易流传,而是戏中所传递出的价值观,今天的人几乎不理解了:介子推帮助重耳夺回政权,重耳论功行赏,介子推负母逃到绵山,隐居不出。重耳真诚地邀请介子推回朝当官,但介子推不干。无奈,重耳动粗,让人焚烧绵山,留一个口子,逼介子推下山。介子推与其母相拥被烧死,誓不下山,“稳坐绵山我永不移!”

是啊,今天的人会想:领导真心请你当官,许你高位,你跟领导还是患难之交,你还割下自己大腿上的肉给领导吃过,这种情谊,应该说这一辈子或者八辈子的荣华富贵是不愁了,干嘛不答应呢?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戏就是演故事,其中的深意留给观众去理解。但是,剧中符号化地设计了两个奸臣,他们忌惮介子推,想把他沮蔽在外。这样处理,是戏曲表现的必然,但是容易停滞于肤浅。不过一般观众也就理解到两个奸臣的原因,并不会理解到更深层去。

其实,介子推就是有人格洁癖的高洁狷介之士,聪明透顶,知道一旦成为朝中大臣,无论地位多高,必免不了同僚倾轧算计,深陷于人事纠葛当中——一般来说,智商高的人能见微知著,明知道进去就是不断地跟智商低的人打交道,每行一步,无不是委屈自己。人前显贵,必定人后受罪,我老家俗话说;当官就是喝恶水(泔水)!此言不虚。孟子说:求富贵利达者,不见于妻妾。就是说,你在外面求官当官,无论是向上高攀,或是固位专宠,都是看上去很美而已。你所受的罪和尴尬,如果让你的家人见了,他们都羞愧或难受得吃不下饭。因为你免不了要折节屈从、昧心枉法、丑态百出,避免不了的,这就是游戏规则。

介子推正是参透了类似这些东西,才宁愿携母隐居,结草相依,也不愿意出山受那份冠冕堂皇的罪。

 

                                                       2013723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gIe-4x-8B-k/

张建峰《焚绵山》

  评论这张
 
阅读(150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