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必须像防恐反恐一样打击书画骗子  

2016-09-28 07:36:4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必须像防控反恐一样打击书画骗子

 

许石林

 必须像防恐反恐一样打击书画骗子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当今书画界多骗子,人所共知。书画骗子们的各种表演,可谓花样叠出,无底线、数不胜数。前不久就冒出个写字像得了什么怪病一样的吼书:此贼脚踩宣纸,抓住个扫把一样的毛笔瞎拖,大喊大叫地,旁边看热闹的也瞎起哄,其丑态我已经不愿意描述成情景再现了。

 

这种妖孽所为,真可谓怪力乱神,本来当笑话看,效孔夫子不去语它。但是,我发现许多自己先前欣赏的人,比如有些才学、字写得很不错的年轻书法家,居然想方设法曲庇回护他,说他吼叫得有道理;有的说他在临摹传统方面,也曾有过人之处云云……这令我很沮丧,对,是沮丧!见大义而踟蹰不就,不热切;见大恶而犹疑不去,或去之不坚决。其人必心怀偷私,或见识昏昧……

 

极度的沮丧才不得不就此说说我的外行话——

为妖孽吼书辩护的,有这么一段话:“在这样用生命去书写的状态里,狂叫怒吼几声是多么抒情和畅怀的事情啊,又有何不可?这样的巨幅作品不能用精微、工整、秀美、传统来要求,那本身不在一个频道上。王国维讲:世上一切境界无不为诗人设,世上无此诗人即无此境界。当我们不能达到那样的高度时,可能很难理解人家的生命状态。”——多年以来, 我看见任何人写评论,用生命状态这种词儿,便油然而生鄙视,我将其称之为没文化的玩儿命派,即没有话说,就说这是什么生命状态。这样写,似乎很高深,能唬更没文化的蠢货。可是,孩儿啊!你的生命状态有什么意义?你的命本身都没有意义!拿一个无根浮词仰天唾日,浓痰必然糊在你自己的脸上。

 

还有一种胡说八道,说什么学古人但要创造自己的风格云云——在我这很保守的人看来,学传统,自己的,不重要。古人的,才重要。自己的,有意禁都禁不了,故不必提倡;古人的,学都学不好,故须有意为之,务求毕肖。提倡自己的,会贻害无穷。若有意表现“我自己”,你很容易苟且,同时异志萦怀,难免装腔作势,搞怪闹妖,直奔怪力乱神。

 

有人担心,“务求毕肖”会让人死在古人面前。别多情!你做不到“形神毕肖”。能死在古人面前是你的福气,别担心会淹死在古人那里出不来,淹死证明你天资、才情、努力、机缘、造化或许不够。但你因崇信古人而死,死得其所,死得好看,虽死犹荣。宁愿做传统和古人的殉葬者,切不可一开始就心怀不靖之志,当传统的造反派。学古人,绝大多数是死在半路上的,老老实实地去学,死到哪儿算哪儿。不学古人,一开始就死,还死得很难看。

 

基于以上保守的认识,我无论如何不能原谅任何人对妖孽吼书一个字的认可和理解。凡是理解此贼者,必乡原,又中了一分为二的尸毒。至于钻山打洞说妖吼有什么可取之处,那不等于拉屎拉出颗豆儿,搁嘴里吃了说不糟贱粮食一样吗?

 

说妖吼过去写得好、其对传统的临摹也曾有可观之处云云……寡妇守节数十年,老迈而涂脂抹粉入青楼而已,反不如老妓从良。即便过去会写,正说明下坡车子好推,堕落起来连本赔,有什么奇怪的!

 

正巧,刚刚看朋友圈中有人转吼妖所临《圣教序》,这就是其所谓临传统有可取之处的东西,依我这外行看来,不过尔尔。一看即可知就是那种没文化的展览字,断非士人手笔,通篇扭捏、眉动目挑、左勾右搭、浮浪不安分,谀谄佞贱、倚门揽客之色艳然噏然……

 

俗话说:“皮裤套棉裤——必定有缘故”,既然此贼曾经会临摹传统,又为何作秀闹妖?也有朋友分析说,贼人作妖,以吼叫哗众,谄贱取宠,遭到痛斥,又穿凿妄僭,百般文饰其丑,比如用什么玩儿命说,实欲博世俗之名,鬻书以活。其实,等他炒热名气,骗得金足,必返身又作秀,以復古自命云云。这个路子,不正是港台娱乐界贡献给世界的发财致富模式吗?所谓搞脏、搞富、搞干净,这种把戏已经用烂了,但还能用,因为世道人心有空子可钻。

 

为什么一个原本可以好好地学传统、好好地写字的人,在步入老年之际,却又跳出来干这种不要脸的事儿?子曰:“不仁者,不可以久处约,不可以长处乐。”今日之书画界,极少读书明理之士夫,多数是一心名利的大小奸人,又没有从前匠人的本分,满目猥琐寒碜,尽为苟图衣食之辈。这种人,德之糟粕也,携末技以自雄,不过仅充猥役可矣,怎么能指望其固穷向道?“穷斯滥矣”才是必然的。
至于那些理解甚至支持羡慕这种妖孽的,无不是有贼心无贼胆的,见人之行险侥幸、扰众获利,羡之慕之,虽不能至,心向往之,于是代为张大其人其事,以利于己,如见邻人卖身获利,谅之赞之,继而从之。此固非仁也,故不能久处约,见异而生不靖之志,其身心俱贱。

 

我对此贼的批评,在自己的朋友圈,还发生了不愉快的争论,甚至友谊的小船都翻了。某何曾想翻船?见任何人尤其是年轻人于我中华国故传统之一事一技略有承续,必大喜,继而倾力奖掖汲引,尽管无权无钱无势,必也逢人说项,以期冀其大有进益,此正所谓随喜。同时,见恶则力求急去之、尽弃之。故任何人对妖吼的行为有一字含糊,必令我大失所望,至于穿凿强说,文饰其今非近恶,让人不怒而何!

 

对书画骗子们,必须像防恐反恐一样,保持高度的警惕和打击力度。因为为善如逆流而上,不得有丝毫懈怠、含糊、昏昧,因此,除恶宁过之,勿不及。
我非书画圈中人,没有利益关系,所以发此议论——书画圈有个现象,凡是你说他不好的,他说你不懂。但是,当他需要炒作宣传的时候,他又很欢迎你。书画界的评论,到如今,都是跟利益相关的,已经没有所谓清议了。所以,你要对书画界的现象发议论,很可能被认为你没有资格。当今中国人的价值观:别人是禽兽,我不当禽兽不如就算吃亏。在这种心态下,连圣人发言都会被质疑不够资格,何况一个普通人!他们从来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德性,也配与圣贤同在蓝天下!

 

人们愿意容伪、包容坏人,一是见识差;二是为自己做坏事打提前量、开拓空间。他们不容真善,真善在侧,使其不乐。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当今没有评论,只有肉麻吹捧和愤怒谩骂。评论沦落到今天的窘境,也必然是这样。可人间毕竟有优劣、善恶、美丑,需要评论。但真正的评论,只能在这满目心怀鬼胎的乡愿时代,冒着那些凡事无不抱残碎而弃大体、满怀自私利己者的炮火前进了。

 

2016926


  评论这张
 
阅读(194)|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