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   

2017-06-09 09:49: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

○许石林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将仲子兮,无逾我园,无折我树檀。岂敢爱之?畏人之多言。仲可怀也,人之多言,亦可畏也。”——这是《诗经·郑风·将仲子》的一段,翻译成现代白话,就是——“我的二哥哥耶!别翻墙到俺家的菜园来,也别攀折院墙边上的檀树(这会暴露你的行踪,让邻居看见)。我不是心疼菜园和檀树,也不是不想你,就是怕别人议论咱俩。我其实像你想我一样想死你咧!但人言可畏,我不敢公开和你约会。

我试套用陕北民歌的格式,大约如此——“(男)到菜园不见妹妹个人,翻墙爬树进后门;(女)哥哥你别到菜园来,折断了檀树丢不起人。(男)青檀树啊冒高高,哥哥想你受不了;(女)不是妹妹的把心瞎,外人看见说闲话。

对此诗,从前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意见,一种认为:此淫奔之辞也,太不要脸。一种说:这哪里是不要脸?这明明是要脸嘛,女子战战兢兢地谢绝男子,是害怕父兄及邻居发现,内心存人言可畏之念,能守住底线,大有廉耻,怎么能说是淫奔呢?

我同意后者。

不学诗,无以言。推衍开来理解,这首诗说的是人心里对别人的议论有所顾忌、有所敬畏。

先秦立闾师、设乡校,目的是存清议于州里,所以子产不毁乡校,为孔子所赞赏。尤其是两汉,朝廷选拔人才,首先要看社会上对此人的议论如何,如果有不好的名声,那一辈子就完了,所谓一玷清议,终身不齿。汉武帝基于求才,下诏求贤,说士或有负俗之累而立功名,即读书人,有的人有不好的名声,但是有卓异的才能,可以为朝廷使用。但汉武帝这个政策,遭到了后来许多人的批评,认为他急功近利,开了坏风气,以致西汉尽管国力强大,但人才士风不如东汉淳善。所以,那时候的人,很注重别人对自己的议论,以至于产生了职业评论家——“惟仁人能爱人,能恶人,汝南的(今河南平舆)许劭和许靖兄弟俩,因为善于品评人物,成为汝南评论界的权威,所谓操月旦评,凡是能获得他们兄弟一句评语的,哪怕是挨他们一句骂,在当时的人都跟中了奖一样感到荣耀。曹操和袁绍都是汉末豪强,也很敬畏许氏兄弟,曹操百般恳求许氏兄弟给自己一个点评,被磨缠得无奈,许劭给了曹操一句评语: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曹操得了这一句话,满意而去。而同在汝南的袁绍,乃豪强贵族官二代,他从濮阳令卸任回家的时候,带着豪华的车队和众多仆从,一路玩耍,十分高调。但是,即将进入汝南郡地界的时候,袁绍竟然辞谢宾客,遣散随从,一下子很低调。众人不解,问为什么,袁绍说:哎呀呀!我这样的排场要是让许劭先生看见了,那怎么得了!袁绍竟然一个人轻车简从回家了,丝毫不敢嘚瑟。

从前,因为人顾及自己的名声好坏,所以清议存焉,君子有坏刑之惧,小人存耻格之风,教成于下而上不严,定论于乡而民不犯。有的人竟然因为清议加身而一辈子沉滞不得志,比如写《三国志》的陈寿,他父亲去世,陈寿热孝在身,依礼当严谨守孝,生活越清简越好,不能贪图享受和娱乐,否则一旦被人发现,就不得了了。陈寿因悲伤而生病卧床,家里的丫环捧了一碗汤药给陈寿喝,这一情景,正好被前来拜访他的一位客人看见了。这个客人到外头一说,引起了众人的议论,认为陈寿在守孝期间竟然使用丫环,这就是贪图安逸。陈寿被这样议论,还不能辩驳,辩驳只会更麻烦。更严重的是,朝廷竟然因此清议而很多年都不用陈寿。

阮简的父亲去世,他严谨地守孝。但是,一次去拜访县令,县令用酒肉招待他,阮简不好不给主人面子,就简单地吃了一点,这事儿被人知道了,引起清议,废顿几三十年,几乎把一生毁了。

李白在《春夜宴桃李园序》中说,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将自己的本家兄弟比喻为魏晋时期非常有才华的谢惠连。可是,这个谢惠连,父亲去世,他守孝期间,应别人邀请写了几首诗,招致清议,舆论认为他守孝期间内心不够谨敬,居然操弄雕虫小技,甚为轻浮,坐废,不豫荣伍。也把一生功名毁了。

这都是有名有姓的大腕儿,因清议而被毁废,没名的士人因此被毁的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前人却从不替他们惋惜,也不太同情他们,更无人为之叫屈。因为在前人宏大的思维里,不会拘泥在一个人的遭遇上面。他们更认为,清议也许对人过苛,但是,因为清议所在,价值观就在、标准就在,若人被毁废,等于向世人昭示了清议的价值、标准和底线。

所以,顾炎武感慨道:天下风俗最坏之地,清议尚存,犹足以维持一二。至于清议亡而干戈至矣。”——你不让人发表意见,那人就盼望着更粗暴的颠覆了。

到了明朝,朱元璋很重视清议,他下令每里(即一百一十户)必须设立公共设施:两个亭子,一个是表彰好人好事,曰旌善亭;一个是彰灼坏人坏事,曰申明亭。所以,明末大儒孙奇逢,日子尽管过得很穷,但是,因为他对人的评价在官府每年的乡邑士绅的考核中很起作用,所以,许多人平时都向孙先生贡献财物,以求能获得美言,但孙先生全部拒绝,一介不取。

清议就是让人说话占地方,连说话都不占地方的时候,甚至不让说话的时候,干戈必然至矣。这一点儿都不是危言耸听。

——(摘自许石林《桃花扇底看前朝》P132

 《清风明月旧襟怀》当当网

 京东商城《桃花扇底看前朝》

京东商城《清风明月旧襟怀》

当当网《桃花扇底看前朝》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清议亡而干戈至矣。”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