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许石林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深圳杂文家协会副会长

网易考拉推荐
 
 

马云和王健林,都没资格说自己过的是“雅生活”   

2017-07-21 11:28:3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许石林:赏花说雅

 

【按:2017624日,深圳紫苑茶馆下级雅生活·安夏,闻香、雅集、赏花、听琴,应邀即兴发言。紫苑茶馆根据录音整理。】

 马云和王健林,都没资格说自己过的是“雅生活” - 许石林 - 许石林博客

 

天儿真热!

在喧闹的时代和喧闹的都市,大家能够聚在一起,闻香、雅集、赏花、听琴,这是紫苑一直倡导的雅生活。

雅,我们通常说优雅、娴雅、风雅。所有的雅都没有说是急猴猴的,比如大家手里现在拿的扇子,如果你扇得非常的急就不能叫雅了;你扇的时候有一下没一下地,好像是没有在扇,这就是雅。这说明雅的前提是优裕,富裕的裕——富裕有两种富裕:一种是金钱的富裕,贫贱夫妻百事哀,没有钱,生活困窘,一般人是谈不上优雅的。每天都为口粮在着急焦虑,这是患得;还有一种是患失:有的人很有钱,但是他还是穷心态,因为他患失,他今天赚少了就觉得赔了。还有一种人是精神是富裕的,这种人是什么人呢?是孔子说的君子,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所以只有君子精神富裕,富裕了才能优雅。

雅,最初就是当年我们陕西镐京那个地方,周天子所居的京畿之地,那个地方的人说话,发出的那种声音,笼统地听上去像是鸦在叫,当时那种方言的味道就称为雅,雅言,雅音就是这样来的。

有钱是不是一定能够雅呢?那不一定,我们现在这个时代有钱的人很多,但是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资格雅了,紫苑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让大家把这个雅的概念再琢磨一下,是我在全国所见的仅此一家。一般都是搞一个聚会,请人来,你们来了我招待你们吃喝,但是,默契的是,你们必须向我奉献谄媚,要谄媚我这个做东的财主。我们常常见一种人,聚会中人多了,他见面就说:哈!你们都是文化人,我是个大老粗。自己和文化人立即划界,以大老粗自居。但是你看看他那倨傲的神态,你作为文化人,可别大意,你只要有一个字让他不满意他就要收拾你,你以为他会尊重你这个文化人吗?还有一种,他本来就是文化人,干的也是文化的事儿——今天在座的就有,但是他一见面就假装谦虚说我没有文化。记住:凡是见面就声明说我没文化,这种人他肯定是要干坏事了,因为他给自己打场子,往下游走,要破底线了。

回到今天的的话题,今天这个活动让我想起一个事情来:我正在策划一个扬州采风之旅,所以说说扬州——扬州这个地方是一个古代很风雅的地方,最鼎盛的时期,当地的盐商非常有钱,拿出任何一个盐商,你都不能鄙视他。汪曾祺先生曾经写过一篇小说,描写扬州人的雅集叫《金冬心》,汪曾祺先生的小说很像散文,而散文也很像小说,所以, 虽然是小说,但却不是没有现实根据,即不是非真是的。

他写“扬州八怪”之一的金冬心,看中了瞿家花园苗圃的十盆从福建运来的兰花,想买回去,可是他一阵手头紧张。正发愁百无聊赖的时候,他接到扬州的大盐商程雪门邀请他参加一个雅集的请帖。这个雅集是为迎接新到任的两淮盐务道铁保珊的一个宴会,地点在扬州的平山堂。平山堂是宋代欧阳修在这里与一帮文人饮酒赋诗雅集的地方,那时候玩儿击鼓传花,大约是每个席之间摆放的荷花缸,用以间隔。从当时的类似扬州歌舞团请来漂亮的女孩子做服务员,击鼓传花一样,花到一个人手里摘掉一瓣花,吟一句诗,大概是传到谁手里,花瓣被摘光了又或者做不出诗来就要喝酒。所以说,平山堂是个风雅所在,现在去扬州平山堂,还挂着“风流宛在”四个字的大匾,非常醒目,那么在这个地方请客自然就有了风雅之意了。

当时的文人都是比较穷的,读书人自古就没有不穷的。追求财富是另外一种语法,与读书人的价值相悖,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改日另说。

金冬心接到请帖,他动了心机,那天有意的要迟到,请客的主人派轿子催了三次,金冬心才动身。到了之后,登堂进门一看,扬州的社会名流全到了,坐在中间主榻上的铁保珊和程雪门正在谈话,一看到金冬心,两个人马上站起来趋步迎接,同时,程雪门自动的从主榻上退下去,让位给金冬心,叫铁保珊和金冬心坐在主榻上。从中就可以看出当时社会对文人的尊重。铁保珊和金冬心两个人在主榻上,时而低头密谈,时而抚掌大笑,别人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总之,看上去,铁大人对能结识金冬心是很高兴的。

一会儿上菜开席,菜品极其讲究,但是看上去却非常素淡,全是很素净的,可全是不容易办到的菜。铁保珊自己要求要清淡,说是“咬得菜根,百事可矣”。有一道菜“杨妃乳”,就是扬中的特产淡水河豚。铁大人说,有这个河豚就应该有芦蒿,“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铁保珊只是古代一个管盐的司局级或者部级干部,他当着文人的面随口就能说出一首诗来,这种情况到今天大概是遇不到了。所以不管他是不是附庸风雅,真风雅都是从附庸风雅开始的,千万不要鄙视附庸风雅,要鼓励每个人都去附庸风雅。

铁保珊当然坐首位,程雪门坐主位,金冬心主陪,从座位就能看出对文人的重视。酒过三巡,铁大人高兴,说寡饮无趣,大家来喝酒吟诗吧,题目叫“飞红令”,现场吟诗,不管是你自己写的还是你自己背出来古人写的,里面要有“飞”字和“红”字,既可以明标,也可以暗喻。

看看,当时的盐商请客也有别于现在的商人和官员,大家玩的是这种游戏。

玩的时候问题出现了,轮到程雪门,他脑子一晃就不知道怎么冒出一诗:“柳絮飞来片片红”。此句一出,全场哗然:柳絮怎么是红的?趁着酒劲儿,大家就起哄难为程雪门:说说吧,这个诗是怎么来的?柳絮什么时候成了红的了?一般都是说柳絮因风起是比喻飞雪的。这下程雪门可解释不了了,场面非常尴尬。这个时候金冬心站起来说:诸位莫要吵,这正是元人咏平山堂的诗。大家一听,安静下来了。金冬心徐徐地背诵道:“廿四桥边廿四风, 凭栏犹忆旧江东。 夕阳返照桃花渡, 柳絮飞来片片红。”语速从容不迫,大家一听,突然爆发似的叫好儿。都说程雪门的学问真好,如此尖新,这正是元人诗的风格。注意,当时的人一听这个诗,就能判断出是宋诗还是唐诗还是元诗。一个人对文学、对诗很熟悉的话,从句子上能够知道不同朝代的味道、用词,能够根据诗的风格来断代,这是当时扬州的商人都能够做到的。

咱接着说故事:大家都说写得真好,当然也有人猜得出来,这是金冬心利用自己的急捷之才,当场临时做的一首诗,为程雪门解围。这件事情就过去了。第二天,金东心就收到了程雪门派人送来的1000两银子,意思是你昨天救了我,这1000两银子作为酬谢。金冬心收到钱,大手一挥,招呼家里人:去,把瞿家花园的兰花给我搬回来!

我们先不管汪先生对金冬心的判断,但这个生活、这个情景,无疑就是雅的。

文化要怎么发展?文化人要值钱,当文化人非常值钱的时候,不但有文化,还有雅,还有优越的心态。大家知道唐朝的两位诗人白居易和元稹是好朋友,好到什么程度?他们两个人的诗被称之为“元白体”。元稹去世前,在病榻上留遗嘱,说他死之后他的墓志铭要交给他的好朋友白居易来写。这事儿放在现在,你的朋友临死的时候托你办的事,你还能要钱吗?白居易也坚决不要,但是按照当时的礼数,元稹的家人一定要给。这是礼数和风俗,君子不坏礼害俗。白居易不得不收下这笔钱,但他一分钱没有花,全部捐给了洛阳的香山寺。大家知道这笔钱在当时是多少钱吗?当时的六七十万钱。我找人算了一下,这些钱用当时的米价折算成数量,再折算成今天的米价,相当于现在的人民币35万元左右。大家傻了吧?白居易给自己的好基友写了一篇墓志铭,友情价,还有相当于35万元人民币。

我们想想文化要发展靠什么?必须让文化值钱啊!这样一说,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不值钱,文化人老给人家占便宜,文化还说要发展是不可能的。所以,有一句古话:“文运关乎国运”,到现在为止,很多人都没有理解透这句话。现在把它理解透了吧:就是让文化值钱。

单单有钱也不行,上面说了,有钱但心态不富裕,成天患失,赚少了就以为是亏了,那不是优雅。心态要值钱,要有非常富裕的精神境界。记得紫苑茶馆每年岁末在赏梅花的时候,许多人都说过“山家除夕无一事,插了梅花便过年”。这就是贫寒之士,生活非常淡薄,内心却非常的高贵,虽然很穷,但是自己不乱来,过年的时候我插一束梅花,也是过年了,这种富裕的心态这也是一种雅致。

刚才魏老师唱的一段豫剧让我想起一出跟花有关的戏:《二进宫》——那个寡妇国太李艳妃抱着孩子,她中了政治朝廷奸臣就是她父亲的奸计了,没办法反过来求被她先前贬黜的大臣徐延昭和兵部侍郎杨波,要把老臣请回来给她解围。两个老臣想让国太放权,都推辞说“我不干”,杨波唱了一段“渔樵耕读”加“四季花”:“臣昨晚修下辞王本,今日里进宫来辞别皇娘,臣要学姜子牙钓鱼河上,臣要学钟子期采樵山岗,臣要学尉迟恭耕种田上,臣要学吕蒙正苦读文章。”,意思是我要辞官回家了,不干了。古代不像现代,一辈子当官能赚八辈子花不完的钱,古代的人当官的时候工资就少,如果不当这个官立刻就贫穷了,有许多大官的后代他父亲在的时候跟另外的大官家订婚了,他父亲一死,加到立即衰落,就有悔婚退亲的。但是,杨波宁愿放弃当官,回家过穷日子。我放弃当官还告诉你我的心是优越的:“春来百化齐开放,夏至荷花满池塘,秋来菊开金钱样,冬至腊梅戴雪霜。望国太开恩将臣放,臣无忧无虑做什么兵部侍郎,臣要回故乡。”什么人能说出这样的话?我没有钱,但是我的精神非常富裕,这种君子他才能够做到,我过得贫寒,但是君子固穷,内心雅、优裕。

所以,所谓雅,就是应该过各种各样精神优越的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2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